成功案例

您的位置:首页 > 成功案例 >
薛桂芝与通辽经济技术开发区经贸发展局、王国存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来源:中国裁判文书网  日期:2021年05月27日  阅读数:322
0

内蒙古自治区通辽市科尔沁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7)内0502民初7199号

原告:薛桂芝,女,1953年8月11日出生,蒙古族,无职业,现住通辽市,公民身份号码:×××。

委托诉公代理人:刘万凯,男,1953年3月12日出生,满族,无职业,现住通辽市科尔沁区永清一委18组32号,公民身份号码:×××,系原告丈夫。

被告:通辽经济技术开发区经贸发展局,现住通辽经济技术开发区阿古拉大街南侧。机构代码:683437788。

法定代表人:莫子豪,职务局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杨玉新,北京市盛法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王国存,男,1970年1月19日出生,汉族,个体业主,公民身份号码:×××。

原告薛桂芝与被告通辽经济技术开发区经贸发展局、王国存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10月17日立案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薛桂芝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刘万凯、被告通辽经济技术开发区经贸发展局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杨玉新到庭参加诉讼。被告王国存经本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薛桂芝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令二被告履行《抵顶房产协议》,退还原告经济技术开发区煤炭市场商贸楼(北楼)北起向南第九套楼房:面积:242平方米(共三层);注:系从南向北数第五套楼房。2、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事实和理由:2007年,被告经贸局在建设煤炭市场商务楼工程中,经被告经贸局当时领导协调,由原告供应被告王国存建设商务楼钢材。至2009年被告王国存拖欠原告钢材款六十六万六千元。2011年,被告经贸局用所建设的商务楼南数向北4、5、6、7套抵顶给被告王国存用于偿还工程款,被告王国存接收房屋后依此办法以商贸楼(北楼)北起向南第九套楼房,面积242平方米(共三层)抵押给原告偿还钢材款,抵顶金额六十六万六千元。与原告签订了《房屋抵押合同》,被告经贸局对原告与被告王国存签订的"合同"加盖开发区市场建设办公室公章予以确认。2012年11月25日,被告经贸局同被告王国存签订了《抵顶房产协议》,按照"协议"中"甲方(经贸局)在一年内将房屋产权证办理给乙方(王国存)指定的人名下"条款的约定,原告与被告王国存又签订了《房屋所有权转让合同》,合同明确"甲方(薛桂芝)对抵顶房屋持有唯一的出售、出租、转租等处置权",原告即接收了所转让的房屋。2016年3月17日,在通辽市中级人民法院强制执行柴洪光与本案被告王国存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以职权提取被执行人王国存在通辽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未支取的工程款1571398元,通辽经济技术开发区于2016年3月25日向法院提出执行异议申请,申请理由为:1、确认未支付工程款有误;2、开发区市场办与被告王国存签订的《抵顶房产协议》尚未解除。在未收到法院对该异议答复的情况下,没有告知和征得原告同意,二被告于2016年5月18日签订了《解除王国存<抵顶房产协议>的合同》,被告经贸局将已经抵顶四年多的四套楼房全部收回,其中,包括了2012年就已经转让给原告的商贸楼(北楼)北起向南第九套楼房。二被告隐瞒事实,恶意串通,明知收回已转让给原告的楼房将损害原告的合法权益而故意为之。故诉至法院。

在诉讼中,经本院法律释明,原告变更诉讼请求:一、请求人民法院依法判决二被告承担连带责任赔偿原告钢材款666000.00元。二、承担本次诉讼费。事实和理由:因原告诉二被告履行《抵顶房产协议》、《房屋所有权转让让合同》,返还原告经济技术开发区煤炭市场商贸楼(北楼)北起向南第九套(共三层)楼房一案,二被告辩称合同无效,故变更诉讼请求。

被告通辽经济技术开发区经贸发展局在第一次庭中辩称,一、我方不是本案适格主体。二、被告王国存不具备《抵顶房产协议》的主体资格,其无权取得争议房屋所有权。三、开发区市场建设办公室与王国存签订的《抵顶房产协议》、二被告签订的《房屋抵押合同》均违反了国家相关的法律、法规规定,属于无效合同。四、我方与王国存已解除房屋抵顶的法律关系,我方不再欠任何工程款。五、我方解除与王国存抵顶的法律关系并直接支付工程款是在通辽市中级人民法院要求下,在通辽经济技术开发区管理委员会批准下进行的,我方不应当承担任何责任。

被告通辽经济技术开发区经贸发展局在第二次庭中辩称,一、原告变更诉讼请求程序违法。二、我方不是本案适格主体。三、翁牛特旗路源建筑有限公司与原告之间存在钢材买卖合同关系,我方与双方均不存在任何钢材买卖的民事法律关系,不是买卖一方当事人,不应当承担任何付款义务。四、原告的诉讼请求不具有法律依据。

被告王国存未作答辩。

本院经审理认定事实如下:2011年4月24日,原告与被告签订房屋抵押合同,被告王国存以通辽经济技术开发区煤炭市场商贸楼(北楼)北起向南第九套房、面积242平方米(共三层),设定抵押房屋,偿还原告钢材款650000元,2011年8月31日前被告王国存偿还原告全部欠款,逾期不还房屋归原告所有,被告王国存履行向原告提供房屋过户的所有手续义务。同时约定,鉴于此抵押房屋被告王国存已经投入使用,但没有通辽经济技术开发区办理产权过户手续的事实,此合同在被告王国存同通辽经济技术开发区签订房屋产权认定合同之日起生效。此合同通辽经济技术开发区市场建设办公室盖章确认。2012年11月25日,通辽经济技术开发区市场建设办公室与被告王国存签订抵顶房产协议,甲方(通辽经济技术开发区市场建设办公室)拖欠乙方(被告王国存)工程款,甲方以煤炭市场商务1号楼从南数4-7号房抵顶给乙方的欠款。甲方在一年内将房屋产权证办理给乙方指定的人名下。同日,被告王国存与原告薛桂芝签订《房屋所有权转让合同》:根据2011年4月24日签订的房屋抵押合同相应条款,王国存将抵押房屋(涉案房屋)产权转让给原告以抵顶被告王国存欠款666000元。并将涉案房屋交付给原告使用。2016年3月17日通辽市中级人民法院在执行柴洪光申请执行王国存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中,依法提取被执行人王国存在通辽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未支取的工程款1571398元。2016年5月18日通辽经济技术开发区市场建设办公室与王国存签订解除王国存2012年11月25日《抵顶房产协议》的合同,并收回涉案房屋。

另查明,通辽经济技术开发区市场建设办公室与通辽经济技术开发区经贸发展局是一个单位两个牌子(即同属一个机构、同用一个机构代码,同为一个法定代表人)。

原告为证明自己的主张出示证据一、抵顶房产协议书一份(复印件),证明第一被告与第二被告签订的协议;证据二、抵押合同书一份,证明第二被告将房屋抵押给了原告;证据三、转让合同书一份,证明第二被告将房屋转让原告的事实;证据四、房屋租赁合同书二份,证明原告已将房屋出租二年。被告通辽经济技术开发区经贸发展局对证据一的合法性有异议,该证据本质上是一份买卖合同,但甲方并不是煤炭市场商务楼的开发者即所有者,不是适格主体无权签订该合同,其次在签订该合同时土地未划拨,房屋未进行峻工验收,没有预售许可证,因此该合同属无效合同;对证据二、三、四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有异议,在签订该合同时土地未划拨,房屋未进行峻工验收,没有预售许可证,因此该合同属无效合同。

被告通辽经济技术开发区经贸发展局出示证据1、煤炭市场商务楼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书一份,证明该工程的发包方为通辽红火煤炭市场有限公司,承包人为翁牛特旗路源建筑有限公司,因此该工程的适格主体为通辽红火煤炭市场有限公司并非第一被告;证据2、出示综合服务楼工程造价审核报告书一份,证明该工程经审定全部造价情况,该造价已经经过各方确认;证据3、通辽经济技术开发区国土局回复函一份,证明煤炭市场商务楼土地未办理划拨手续;证据4、通辽经济技术开发区建设发展局情况说明一份,证明煤炭市场商务楼项目未办理峻工验收项目手续;证据5、准予注销登记通知书一份,证明通辽红火煤炭市场有限公司系在2016年5月5日注销,在此前的所有的合同及法律关系均应当由该公司来承担,该公司注销后煤炭市场商务楼已整体划拨到开发区国资公司所有;证据6、关于煤炭市场综合服务楼工程情况说明一份、经济技术开发区市场建设办公室证明一份、通辽经济技术开发建设有限公司说明一份、通辽经济技术开发区财务中心对账说明一份、通辽经济技术开发区财政局证明一份、第一被告的分户账一份,证明除中级人民法院执行的一笔款项外,其他工程款均已支付完毕;证据7、通辽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裁定书一份、通辽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建议函一份、协助执行通知书一份、通辽经济技术开发区经贸局(2016)45号资金请示一份、通辽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对通辽市中级人民法院协助执行通知书意见一份、通辽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财产交接书一份,证明在通辽市中级人民法院要求执行王国存尾欠工程款时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最初并未同意,但在通辽市中级人民法院协助执行通知书的生效法律文书决定下经济技术开发区履行了该法律文书,因此该履行行为符合法律规定;证据8、解除王国存抵顶房产协议合同书一份、王国存关于实际执行款金额说明一份、王国存与开发区市场建设办公室签订的债权解除书一份、支付执行款审批单一份、收据一枚,证明在中级法院执行柴宏光与王国存一案判决时王国存向开发区市场办公室承诺收回的本案涉案房屋与第三方无任何产权和使用纠纷,否则王国存承担一切法律责任,双方对全部剩余工程款进行了结算,本次将执行款支付中级人民法院后双方不再有其他的债权债务,煤炭市场工程款全部支付完毕;证据9、2017年12月21日的传票一份、2017年11月23日的传票一份、变更诉讼请求申请书一份、第一次开庭庭审笔录一份,证明1、在庭审过程中法庭并未向原告释明关于变更诉讼请求的相关法律;2、原告是在第一次开庭法庭辩论结束后进行了变更诉讼请求,该行为违反了法律规定,法院不应当予以审理。

原告方质证对所有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均有异议,与本案无关,第一被告应当把工程款给王国存,然后王国存给我们钱,综合楼的施工及造价与我方无关,是否办理土地证与我们债权也没有关系,工程款说明我方无权看,主体不适格的责任由开发区管委会承担,王国存未支取的工程款在开发区管委会于2016年才开始提取,对执行建议函有异议,对执行协议书有异议,协议书上言语模糊不清,情况说明与我方无关,债务解除通知书与我方无关,综上所有证据与我方无关;对证据9有异议,在开庭中法庭已经向我方核实是否变更诉讼请求,我方回答是正在考虑中。

根据原、被告双方质证意见,本院综合认证如下:原告方出示的证据一、二、三、四相互印证,能够证明原告的待证事实,本院予以采信。对被告通辽经济技术开发区经贸发展局出示的证据1、2的真实性、合法性予以确认,但不能证明被告的待证事实;证据3、4具有真实性、合法性,证明了涉案房屋未办理土地划拨手续也未进行竣工验收,予以确认;证据5与本案无关联,不予确认;证据6具有真实性、合法性,予以确认。证据7具有真实性、合法性,证明了通辽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执行尾欠被告王国存工程款的事实;证据8系二被告签订的解除协议与被告合同无效的抗辩意见相矛盾,而且王国存本人出具的收据及情况说明及债权解除书、支付执行款审批单、收据,不能证明被告通辽经济技术开发区经贸发展局的待证事实,不予采信;证据9系本院依法送达的传票及相关的法律文书,具有真实性、合法性,但不能证明被告待证事实,不予采信。

本院认为,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的合同为无效合同。根据国务院《国有资产评估管理办法》规定,国有资产拍卖、转让,应当进行评估,未经评估的国有资产转让行为损害了国家和全民利益,未经评估即转让国有资产的合同无效。涉案抵顶债务的通辽经济技术开发区煤炭市场1#、2#综合服务楼,建设单位为通辽经济技术开发区市场建设办公室,虽未取得土地划拨手续,也未办理相关权属证书,但应属于国有资产,且由通辽经济技术开发区市场建设办公室负责管理。2012年11月25日,通辽经济技术开发区市场建设办公室与王国存签订的《抵顶房产协议》,原告薛桂芝与被告王国存签订的《房屋所有权转让合同》,2011年4月24日,通辽经济技术开发区市场建设办公室、被告王国存与原告薛桂芝三方签订的《房屋抵押合同》,涉及的标的物均为涉案的国有资产,而且对国有资产未经评估即转让,违反了国务院《国有资产评估管理办法》的相关规定,均应为无效合同。根据法律规定,无效的合同自始没有法律约束力,合同无效后,因该合同取得的财产,应当予以返还,不能返还或者没有必要返还的,应当折价赔偿。有过错的一方应当赔偿对方因此所受到的损失。本案被告通辽经济技术开发区经贸发展局(即通辽经济技术开发区市场建设办公室)明知涉案房产系国有资产,却不经评估即转让给被告王国存,且二被告均明知王国存在其处有未支付工程款,却不予支付拖欠原告的钢材款,而同意以未经评估的国有资产抵顶欠款。2016年3月17日,通辽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被告王国存未支取的工程款,二被告置原告的利益而不顾,又签订解除王国存抵顶房产协议的合同,收回抵顶欠款的国有资产,又未支付所欠原告的钢材款,导致原告遭受损失,故二被告存在共同过错,应当连带赔偿原告所受到的损失。而原告作为钢材供应商,履行了交付钢材的义务,享有取得钢材款的权利,只是被动接受二被告以房抵债的方式取得钢材款,自身不存在过错。

综上所述,原告薛桂芝要求二被告连带赔偿经济损失666000元的诉讼请求,具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予以支持。被告通辽经济技术开发区经贸发展局关于其与被告王国存不具备主体资格的抗辩意见与事实不符,与法相悖。理由:一是通辽经济技术开发区市场建设办公室与通辽经济技术开发区经贸发展局是一个单位两个牌子(即同属一个机构、同用一个机构代码,同为一个法定代表人),对外统称通辽经济技术开发区经贸发展局;二是被告提供的工程项目结算审定签证单上明确标明建设单位为通辽经济技术开发区市场建设办公室,且加盖了公章,而通辽红火煤炭市场有限公司只是发包人;三是2007年至2011年通辽经济技术开发区市场建设办公室支付王国存工程款823.65万元,说明双方为合同主体;四是被告王国存与通辽经济技术开发区市场建设办公室签订的《抵顶房产协议》及解除合同,均由通辽经济技术开发区市场建设办公室盖章签字;五是原告与被告王国存签订的《房屋抵押合同》,通辽经济技术开发区市场建设办公室盖章确认;六是从被告方提供的分户账及通辽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王国存的未付工程款可以确认王国存是挂靠的翁牛特旗路源建筑有限公司,为通辽经济技术开发区煤炭市场综合楼的实际施工人,是本案适格的被告。被告通辽经济技术开发区经贸发展局关于原告变更诉讼请求违法的抗辩意见与法相悖,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三十五条"在诉讼过程中,当事人主张的法律关系的性质或者民事行为的效力与人民法院根据案件事实作出的认定不一致的,不受本规定第三十四条的限制,人民法院应当告知当事人变更诉讼请求"。在诉讼中,本院依法对原告作出法律释明,原告申请变更诉讼请求,符合法律规定。而被告通辽经济技术开发区经贸发展局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二百三十二条的规定,认为应适用新法,因新"民诉法"与旧"民诉法"及相关司法释关于此条款规定的内容是一致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三十五条与"民诉法"规定并不矛盾,故对被告通辽经济技术开发区经贸发展局的上述抗辩意见,本院不予采纳。被告通辽经济技术开发区经贸发展局关于开发区市场建设办公室与王国存签订的《抵顶房产协议》、二被告签订的《房屋抵押合同》均违反了国家相关的法律、法规规定,属于无效合同的抗辩意见于法有据,予以采纳。因被告王国存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又未提交书面答辩,视为其放弃质证和抗辩的权利,由此产生的法律后果由其自负。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百五十五条、第一百五十七条、第一百七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第(五)项、第五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通辽经济技术开发区经贸发展局与被告王国存连带赔偿原告薛桂芝钢材款666000元。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后立即履行。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的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减半收取5230元,由被告通辽经济技术开发区经贸发展局、王国存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通辽市中级人民法院。

判决发生法律效力后,若一方拒绝履行,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九条的规定,二年内向人民法院申请执行,逾期申请的由申请人自行承担不利的法律后果。

审  判  员   齐德春

二0一七年十二月二十一日

书  记  员   王曦


COPYRIGHT © 2021 北京盛法律师事务所 版权所有 工商合法注册企业

联系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太平街甲6号富力摩根中心E座607  

联系电话:010-63013114,63015844  ,65533106

京ICP备20004066号-1  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9722号  技术支持:海大科技